26
2016
06

李坚:“一场梦吧!”

现在,和我们有迥异差别的是同志李坚,像一些人说的那样他临阵“倒戈”上大学了,但我看不算倒戈了,他仍然有教育改革的心,就像一些卧底一样“卧薪尝胆”--或许我夸张了--然后再提出好的教育理念,这是他当初对媒体说的。而现在呢,我们来看看吧。

26
2016
06

李坚:《作文与嫖妓》

同吉剑同志一样,李坚也是高三复读生。从小学到高中,李坚的成绩都很优秀,当年以优异的成绩(分数)考进了重点高中的重点班(学校等级制度也是有的)。可谓学业前途无量。可能是学校没有心理教育课程或者老师只顾讲解高考模拟试题了,他的心里出现了问题,以至发挥失常,只考了441分,离当地本科线差了二十多分

26
2016
06

陈圣章:创业欠债

我总是感觉同志陈圣章很成熟,而且我深深得感觉到他有勇有谋,他有追求梦想的条件,他喜欢创业,虽然屡屡失败,但失败是成功的基石。

    在我的记忆中,陈圣章总是忙着他的活动和创业。在07年,他的0分后,他边工作边用打工得的钱用于做活动,至于是一些什么活动——比如自行车游行倡导环保,为农民工上书申请民工节等,不过只是听说,好像没做成--都不知名,没有他的高考做得轰动

26
2016
06

陈圣章: “质问浏阳三中校长和教育局局长”

自从打算高考考0分起,我总担心会有人捷足先登。我要到2008年才能参加高考,而这中间隔了个2007,我常感觉不妙,恐怕在这年横空出世第二位0分考生。我们都知道,同样的人物,越少越受关注,出现的越早就越香。第一个已经被占了,而第二个肯定比第三个要好很多。

26
2016
06

蒋多多:“说真的我也有点后悔…”

 从2006年到2008年,再到今年2011年,我们的0分后路已经走过了好几个年头,我们大都踏入现实的社会,身心都已经慢慢触摸这个必须适应的现实,我们都心有体会:适应这个社会的同时必须努力改变她的弊端,虽然0分可能是个错误,但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她成为现实,我们必须努力勤奋


25
2016
06

蒋多多:“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成了冰冷的陨石…

2007年一二月间,也就是在我读高二时,一次在学校的阅览室,我在一本著名的教育杂志上看到了河南高考0分生蒋多多的高考壮举,文章中也提到了和她同年的重庆的几百名报名参考的学生集体拒绝高考的事件。杂志上说,他们是在表达对现行高考、现行教育的愤怒。显然人人都知道高考的暴行,只是这个国家的聪明人太多


25
2016
06

张铁生发家经历

求职迷茫
  1991年出狱后,初返社会他只能替人跑腿1991年10月16日,41岁的张铁生刑满获释,回到社会。同年12月22日,他和沈阳农业大学讲师董礼平女士在辽宁省兴城县结婚。  
  婚后,张铁生面临着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25
2016
06

张铁生简介

张铁生,1968年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曾任兴城县白塔公社枣山大队第四生产队队长、任中共铁岭农学院核心小组副组长、院党委副书记。 
  1973年6月,张铁生被县里推荐考大学工农兵学员。在物理化学考试时,大部分考题不会回答,但他在卷子背